月河

开学前的深夜60分

*慎入系列,辣鸡文笔,狮心是太太们的,OOC是我的……

*如题所示,也不知道写了个啥东西出来放到电脑里一直到现在,不好吃并且看不出来的狮心,负能量偏个人向。

*照常写着写着开始讲道理……Orz




  月永レオ不想回忆起曾经的一切,就像如今的他为了逃避曾经的自己一样,愚蠢而又无可奈何的将自己锁在昏暗的小房间里。

  没有人来打扰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惊蛰之后的春雨少了一些力道,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户上,房间里没有开暖气,一如既往的关着灯,窗户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,看不清街道,夜里的霓虹灯散发出柔和的橘色光芒,月永レオ只是坐在床跟前往外面看,模糊不清的玻璃上没有平日里来往的匆匆路人,就连忘记带伞匆忙归家的上班族也很少,仅仅只有一块一块看不清的黑色色块。

  他想写点什么,平日里引以为傲的作曲灵感也不知所踪,疼爱的妹妹在房间内做着作业,好像闭上眼睛之后世界只剩下窗外噼里啪啦的雨声,摒去这些之外安静的的可怕。

  “一定是太安静了所以没有灵感来寻找我。”月永レオ这样想着,扶着床沿站起来,踢开地上凌乱不堪的谱子,也许在作出来的最初他还宝贝不已,待那股热情褪去,就变得一文不值了。

  手和地板一样冰凉,明明接近晚餐时间,肚子却意料之内的不饿,因为大脑压根就没有做过任何思考,近些日子来每天都像今天这样,坐在地板上,背后是床沿,兴许会抱住膝盖,兴许连袜子都不会穿,盯着某个地方望上一天。

  有时灵感会来光顾,月永レオ会像从前那样,兴奋的抓起笔将他们记录下来,动作敏捷的像从前的他,不过自从休学开始,他从学校带回来的除了一个被塞得满满的书包之外,也只有这么一点从前的自己了。

  好像每日的区别仅在于灵感是否会光顾,窗外是风和日丽还是下雨打雷。妹妹曾经一脸担心的在门外询问过自己的状况,此时的月永レオ会多分一点精力在自己身上,第一时间打开房门,因为惧怕妹妹透过凌乱的房间看到颓乱的自己,单膝跪地向一脸担忧的妹妹露出抱歉的笑容,摸着她的头说没有关系不用担心。

  颓废的狮王选择离开狮群,自私任性的就好像幼年的孩童,无论身后的同伴如何咆哮呼唤也置之不理,甚至加快步伐奔跑着离开。

  前些日子濑名有拿着需要签字的文件来找他,他只是默不作声的签完字之后将文件还回,狮群少了统领不会自甘堕落,相反则会选出新的王者来顶替,也许对于曾经的骑士们来讲,国王的落荒而逃会给于他们一击,但疗养过后,流血的伤结成了厚厚的疤,疼痛过去了,战役还是会继续,并且更加勇敢富有经验。

  来过几次的濑名也没有和他啰嗦什么,三言两语就报告完了队里近期重大事项,知道了这几个月里有满怀憧憬的新人加入,结果在剔除内部弱者时被狼狈的踢出队,又知道了亡者蜕变为不死族,并且加入了新的成员,好像世界除了他之外都在前行,唯独他一人待在原地,任时间将他待过的痕迹冲刷殆尽,什么都不留。

  濑名汇报完之后拿了签了字的文件就走了,回到房间不出三分钟,透过房间里的那扇窗户就可以看到他戴着头盔骑着摩托离开的模样,有时会在等待十字口的路灯时回头望一眼他靠着街道的窗户,此时的月永レオ则会假装没有看到一样盯着远处发呆,濑名便像触了电一样扭回头,继续烦躁的等待着红灯转向绿色,然后轰鸣着将这间塞着他的小房间远远的抛在身后。

  兴许在这个狭小昏暗的房间里蜷缩一辈子才是最佳的选择,没有网络,基本不开的电视仅仅是个摆设,没电拒绝了开机的手机被孤零零的仍在床尾,兴许哪天睡姿不雅的他会将这块小型砖头踹下床,在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。

  就这样想着宇宙人的世界直到来年吧——那时候曾经将他打的伤痕累累的皇帝就会毕业,即便会留一级,兴许还会和那个整日睡觉的朔间凛月分到一个班级,不,也许今年的他还会因为出席率不够留级,那时候再回去的话,也许会有好几个新人骑士的吧,见到了曾经听前辈们讲述过的国王也许会兴奋不已,叽叽喳喳的像一个小麻雀一样,不过现在的自己也没有资格回去当国王——幻想着未来回归的狮群是怎样的美好,充满了许多也许可能,曾经的狮王想要转头回去,去回归自己一手创建的温暖归属——

  那么濑名作为唯一的三年级也会随同皇帝的毕业一起离开——

  好像,真的只剩下他了。

  抛弃了自己曾经一手创建的骑士团,受伤蜷缩的国王也被时间抛弃了。

  什么啊,必须支付的代价吗?

  任性的孩童哭着扔下了自己心爱的玩具,自此以后再也不触碰,这意味着孩童抛弃了曾经的自己选择走向成熟,不再会轻易的被世俗所欺骗玩弄,同时,也就意味着孩童在也无法像曾经那样,直观的感受到玩具所带来的欢乐与回忆。

  父母将玩具简单的清理之后塞进积了灰的储物箱,殊不知帮助孩童抛弃简单天真之后,也失去了一段美好的记忆。

  对等支付的代价比比皆是,兴许支付的本人也是在无意识中失去和得到了什么,或者对于成熟麻木了的成人们来讲,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并不清晰,因为那段记忆也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罢了,失去了一点快乐可以从其他事物上来弥补,曾经小小的宝贝玩具真的不怎么重要。

  月永レオ面无表情的清扫着被曲子铺满的地板,脚底因为和地板没有差多少温度所以并不冷,一张彩色照片蓦地从一堆曲谱里滑落出来。

  啊,是濑名朔间和他的三个人合影,背景他们一开始组建骑士团的时候,中间的濑名扯着嘴角好像正要发作,边上的朔间昏昏欲睡的样子瘫在他的背上,自己则一脸兴奋的样子比着V字,另一只手则搂着当时来说仅有的两个同伴的肩膀。

  真是快乐的时光呢,反正也不需要我了吧。

  这样想着的月永レオ将唯一的彩色随同那一堆黑白扔进了垃圾桶。


评论

热度(16)